成全訓練信息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中區牧養成全訓練(第十次)

壹、關於牧養消極的一面

羅馬書十六章十七節:「弟兄們,那些造成分立和絆跌之事,違反你們所學之教訓的人,我懇求你們要留意,並要避開他們。」這婸”鴞酗@些人,造成分立。分立與分裂有點不同。但是幾乎就是分裂了。裂就是裂開,分立就是產生兩個情形。有分立的情形,還有絆跌的事。這樣的事是違反我們所學的教訓。對於這些人,保羅說:我懇求你們要「留意」-注意這些。好像我們說,這埵酗p偷,大家要留意,看看有沒有人偷你的錢。在召會生活中,如果有人造成分立和絆跌之事,我們也得要留意避開他們。不是去打他們、罵他們,乃是「避開他們」。再看使徒行傳二十章二十九∼三十節:「我知道我離開以後,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,不愛惜羊群。就是你們中間,也必有人起來,說悖謬的話,要勾引門徒跟從他們。」保羅在這婸”鴠L離開後,一面是外面兇暴的豺狼要進入他們中間,是不愛惜羊群的。豺狼怎麼會愛惜羊群呢?是不愛惜的,是會撕裂、吞吃的。「就是你們中間,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。」說這樣的話,用意是要勾引門徒跟從他們。結果這些門徒不清楚就跟從了他們。

一、牧養:積極的供應、扶持

說到牧養的事,已過所說的幾乎都是正面積極的,但牧人注意的不光只是正面積極的。從神的話堙A也要注意消極反面的。因為牧人在曠野牧羊的時候,狼來了,你就甚至要為羊捨命,保護羊群。若是羊群堨X了事情,你要安撫下來。所以在牧養堶情A包括積極的供應、扶持,也包含消極反面的防備、留意。


二、牧養:消極的防備、留意

我們去看望,召會難免有消極的事、消極的人,是我們所需要留意的,免得弟兄姊妹被勾引了,免得有人受到破壞、絆跌了。那些事,一不小心,就把人絆跌了,這樣你的勞苦就付諸於流水。所以防備、留意也是需要的。為著這緣故,我們上兩次說到公會,說到基督教或是各公會堶情A我們遇到信徒時,我們該怎樣合適的對待、合適的幫助、合適的餵養。今天要說到,遇到一些消極的事情出來,我們該如何幫助弟兄姊妹,免得受到虧損、受到損害,這也是需要幫助的。


貳、主恢復中的風波

我們今天要說到,召會有時候會發生一些消極的事。這些消極的事,不是小小的,有的時候乃是使整個主的恢復堶情A發生一種風波,使整個基督的身體受到打擊,損失很大。在我服事主的年日堶情A也遇過幾次,那實在是非常的可怕,非常厲害,幾乎是那一代的人都受到虧損。今天那些人幾乎都找不到了。有的到世界,少數到公會,少數維持小小的聚會。總是過一段時間就有事情發生。若是碰到這種事情發生,我們這些有負擔牧養的人,該怎麼來為全群謹慎、來留意、來幫助他們呢?這的確是很不容易的事。因為這種事差不多都是發生在帶頭的同工身上。你不是同工,本事還沒有那麼大。我自己也是同工,有時也怪都是同工搞的,就是一些帶頭的興起的。如果沒有這種同工也不會搞出這種情形,叫召會受到莫大的虧損。在歷史堙A在座較年長的,有的都身經那些事情,有的至少也聽見。你們都知道,那種光景,那種日子實在是痛苦,真是叫人不知道怎麼過。但是至終,主來表白這些事,在時間媗膌了這些事。召會還是召會,就像一棵樹受到殘害,過了一段時間又發芽蓬勃起來,又非常茂盛,那些離開分裂的弟兄姊妹也很快的顯出他們真實的情形,很快他們就分散了,那實在可惜。因為那些弟兄姊妹原來也是很有用的,也是很愛主的,也相當屬靈的,但不謹慎時,就受仇敵的利用,作了破壞的事。自己被破壤了,也破壞了別人,很多弟兄姊妹絆跌,這實在是很可怕的事。


一、一九六六年,台島眾召會的大試煉

在一九六六年,是台島眾召會的大試煉時期。那些試煉,第一,有些弟兄們因為跟李弟兄出了事情,私下作自己的工,把人作到他們自己手堙A後來召會幾乎是很難往前。那些同工,有一位是在台北第三會所、有一位是在台中帶領的同工、有一位是在嘉義帶領的同工、有一位是在台南帶領的同工…都是台灣最重要幾個地方帶領的同工。結果作出這些事情,實在是非常的可怕。直到一九六五年,李弟兄從美國回來,忠信的弟兄們向他報告,說到,這種情況我們無法往前,請他必須有一個表明。李弟兄就要他們從工作上站到一邊,說,你們在工作堶情A可是你們另外作一個工作,叫主的恢復受到莫大的傷害,所以你們不能在召會埵A作這些消極破壞的事。他們說,沒有啊!李弟兄說,你們說沒有,可是許多弟兄姊妹都感受到這種情形,除非讓神來表明,你們就從工作上退出去,在時間堥蚥膌,看是不是這樣的情形。他們沒有辦法,就從同工的位置站開來,結果不到一年,就有了自己的擘餅、自己的聚會。從那時候,許多弟兄姊妹就明白了,就不跟隨他們。但所受的破壞是非常大的。


二、靈恩的風-新約教會

第二,也是那一年,是一個颱風,如果前面是地震,那這個是颱風,是靈恩的風。靈恩在基督教是很大的部分。許多基督徒陶醉於所謂聖靈的澆灌、聖靈的充滿。在一九六○左右,在東南亞,那個風也是吹得很厲害。有一個姊妹,本來是電影明星,在公會堭o救了,很強,很愛主。她在香港,香港很多基督教都請她作見證,口才很好,人很漂亮,到處都受歡迎。慢慢的就越來越將自己看得很高。後來有一位靈恩的老牧師,為她按手說預言,說,你呀,是這時代神所興起的先知。這一下,她就覺得自己更了不起了,於是到各處去。後來在南洋,在主恢復堛漸l會-馬來西亞有一召會不算大,但整個召會就跟著靈恩的風走了。只剩下兩三個聖徒,他們把會所佔去了,招牌也改了,叫作新約教會。這一來,這個姊妹眼界更開了。哇!地方召會的弟兄姊妹都是要主、要靈的,所以她也來搞教會,就叫新約教會。她預言說,一九六六年台灣要有個大復興。大復興的意思是,台灣眾召會都要跟她去,她要把主恢復所有的地方召會變成他們的,被他們接收。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大復興。那時候那個風吹得很厲害。她還沒有來以前,台灣各地很多弟兄姊妹受影響,就離開召會跟著他們。她說,她是屬靈的母親,大家都叫她媽媽,那真是很特別。有一個同工是中興大學畢業,很愛主、很追求,這個人有一點偏激,那時候也跟著她了,現在我們也不知道他到那堨h了。他跟我差不多歲數,或許現在已不在世了。也有各地的負責弟兄,台北召會有很多家負責都跟著去了,甚至有一個弟兄是中國時報的紐約特派員,他汽車也賣了,就跟著這個姊妹奉獻去了。那一陣子,弟兄姊妹都搖搖晃晃,颱風吹得很厲害,真不知怎麼辦。

李弟兄遠在美國,張晤晨弟兄在南洋。後來張晤晨弟兄從南洋回來,就給我們講了幾篇道,我們慢慢就定了下來,知道這個颱風沒關係,主也作事,我無法說得太細。大概在一九六五年,這位姊妹突然舌頭生了癌症,痛得不得了,在床上打滾。一九六六年就考慮要不要去台灣,台灣要大復興啊!姊妹意志真是堅強,她還是要去,認為主說的一定要成就,她已到了癌末還是硬撐著,到台北三軍球場傳福音開特會。意思是藉著她一來,台灣眾教會都跟著她大復興,但事實上也沒都跟她,也沒大復興,一下子就過世了。這實在是神特別的作為。

她死了之後,她女兒二十多歲接著作了她的接班人,起來作靈恩的領導人,也要跟著她的人叫她媽媽。很奇妙,有的跟不上就不跟了,但是多數還是跟。跟到後來,不久,我們中間有位弟兄,二十幾歲,政大畢業後去全時間,這位姊妹看上他了,要跟他結婚,說主給她異象,聖靈給她啟示,要她受生產之苦,所以應該結婚。這下那些跟的人就跟不上了。已經叫女兒作媽媽了,現在又來一個結婚,那怎麼叫啊!所以那一下就散掉了。

另外還有一個弟兄很厲害,原來在台南,是我們中間全時間的,他跑到靈恩堶探N帶頭了。他的意志真是厲害,帶著一些人,佔據了高雄錫安山,大家都知道吧。他說,神安排錫安山作他們的居所。但那是公地,所以政府要趕他們,他們就反政府到處遊行,在台北遊行罵蔣經國,搞得一蹋糊塗,到現在還是頑梗不化,但影響是很低微了。那時台灣又地震又颱風,真是影響了不少的弟兄姊妹。就像這堜珨﹛A有的是兇暴的豺狼,有的是起來說悖謬的話。當那個風吹來的時候,很容易就聽他的話,就接受了。弟兄姊妹我們就像羊一樣,羊是很容易被騙的。如果沒有牧者照顧,很容易就被騙走了。


三、中國大陸一九八三年之後的邪教

大陸也是一樣。在以前的政權底下,他們很受打壓逼迫。特別從一九八三年大陸全國同時從北到南,各地召會負責的人,一天之內全被抓走了,抓了一千多人。抓走以後,群羊無首,這時有一些人就冒出來,他們沒有受過真理基礎的栽培,在生命上也沒有認識,但就是有熱心。所以一九八三年之後,大陸就出了好多派別,可以說是上次所說的邪教。因為很多是亂講,有的是亂來。真是很可怕。

其一:東方閃電派

其中有一個最厲害的,就是所謂東方閃電。主要是從主恢復堙A在河南的召會,我搞不清楚是那一個召會堶悸漱H興起來,他們說基督已經第二次來了。這第二次來的基督,也是成為肉身,但是取了女人身(肉身)。基督已經來了,是個女基督,可是到現在我們一直都沒看見女基督在公眾面前出現,到底是誰我們都不知道。他說基督來,照著聖經一句話,主耶穌在馬太福音說,人子來的時候,像閃電一樣,從東一直照到西,所以叫東方閃電。閃電是從東方閃到西方去,這一班人到現在還是作得非常的兇。我兩三年前在東京,有個東方閃電的人跑到東京教會去搞。之後我在美國,也聽說東方閃電到安那翰、洛杉磯的召會去搞。他們去都說,我是弟兄,我是姊妹,完全冒充是我們的弟兄姊妹,然後跟我們說主的事,問你有沒有電話或是…地址等。然後就一個一個打聽,一個一個打電話,一個一個去拜訪,講他那一套的東西。在大陸更厲害,有時候幾個人就把你綁走了,給你洗腦。他們不承認他們是東方閃電,但是他們冒充是我們中間的。所以我們作牧人的人要注意,若來到我們這堙A行色可疑,就要小心一點。像這些消極的,如果不注意,帶來的破壞是非常厲害的。大陸政府也在取締,知道他們是邪教。但是他們作的非常的隱藏,到現在還沒有把他們取締成功。


其二、常受主派

還有一派,叫作「常受主」。這一派,也是河南的,竟把李弟兄的名字當成自己派的名字,簡直可怕至極了。你若遇到「常受主」的怎麼作呢?這一派現在差不多取締光了。最厲害的東方閃電到現在還沒取締掉,我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到台灣來搞,他們還會到美國去,真厲害。你說,我們中間的弟兄姊妹怎麼會相信這個呢?奇怪的是,現在無論是甚麼,只要一直說,人都會相信。所以我們一定要留意。

四、同工造成的難處

在我們中間的同工,也難免會有一些事情出來。主的恢復從一九二二年到現在,同工們出事的有好多次,那怎麼辦呢?今天在召會堙A我也是同工,那你們是不是以後看見我,也怕的很呢?

(一)、辨識真假需參考二點

我們怎麼辦呢?假的鈔票很多,到底甚麼是真鈔票呢?作牧人的人,要會辨別、要會鑑別,這個辨別有幾個點給弟兄姊妹們參考。

1、真理的鑑別

最首要的是真理的鑑別。有的很明顯是違背聖經真理的,雖然他說是照著聖經來講,但是事實上呢,他跟聖經所啟示的真理是違背的。所以這樣講的,我們不能跟隨、不能聽從。


j真理差之毫厘、謬之千里

但是這個並不容易,因為講的人,說起來都是頭頭是道,你聽了好像也滿有理的。這些似是而非,好像都是引自聖經,實際上並不是的,你很難辨別。除非你在真理上有一些根基,不然的話,聽起來好像都差不多。但就是差那麼一些,差之毫厘、謬之千里,到後來就差得遠了。


k史百克缺「召會立場」的光,給召會帶來攪擾

好像我前面說的,一九六幾年我們中間的風波,主要除了個人的因素之外,還有一個很大的因素,就是跟隨史百克弟兄的帶領。在他的供應堶情A有一個點,沒有跟上主在召會堶悸滷a領,就是關於召會的立場。召會要建立,需要有一個立場。好像蓋房子,要得著政府的許可,要拿到許可的執照,你才能夠建造。就像神只許可你在一個地方,建立一個召會,不可以在一個地方建立兩個召會,如果兩個召會,這個就是分裂了。可以隨便在一條街上或者甚麼地方,建立一個召會,那這個地方的召會就四分五裂了。所以立場的問題,在召會生活的實行上是很重要的。它不能給我們真正屬靈內在的實際,但是跟內在的實際卻是息息相關。

李弟兄舉例,比方一壺茶非常好喝,因為這個茶是擺在茶壺堶情A你如果覺得這個茶壺沒有用而把它打破了,茶也漏掉了,漏了一地就無法喝了。立場,是外面實行的東西,但是如果沒有這個外面的實行,你立一個教會,我不高興,我也立一個教會,那教會就分了。但是這一點,我們年長的史百克弟兄沒有看見,他只看見屬靈的實際,他看見的真是很寶貝!倪柝聲弟兄去英國的時候就得著他的供應,非常稱讚他。他回來向李弟兄及同工們說到,這位弟兄在講說神的話的時候,好像是透明的,意思是說,他是透亮的,對於神的事情非常的透亮。所以弟兄們非常尊崇史百克弟兄。但是在這一點上,他的看法跟我們完全不一樣,他不要這個立場的東西。

第二次他再來的時候,就引起問題來了。曾經台北的長老們,請史百克弟兄有一個下午的茶點交通,李弟兄也在。長老們問史百克弟兄說,我們台北現在比方說有五個基督教團體,他們都不在宗派媕Y,沒有特別的名稱,可是他們都說他們是召會,請問史百克弟兄,那一個才是召會啊?怎麼來分別它?史百克弟兄就說:「很簡單哪!那一個召會基督多,那就是召會。」,他的一切都受屬靈實際的控制,用這個來衡量。但是這很危險,哪一個基督多咧?誰都說自己基督多。今天基督多,明天可能不多;今天不多,明天可能多,到底誰是基督的召會呢?好像一對男女,到底這兩個人住在一起,是不是夫婦呢?你就看他們愛情多,那就是夫婦,愛情少就不是夫婦。如果這樣的話,那很危險,是不是啊?夫婦不單是愛情的問題,愛情是實際,但是還有法律上的身分和立場的問題在那堙C經過結婚的、經過公共見證的,他們才是夫妻,而不可以說,愛的多就是夫妻,如果是這樣就很危險了。召會也是這樣。所以這就使得我們跟史百克弟兄的配搭和交流,後來變得很難實行。但是很奇怪,有很多的同工,在真理上就受他的影響,他們說,我們看見基督的異象,但是看來看去把立場看沒有了,把我們在主恢復堻怑垠n的實行打掉了。如果我們在真理上沒有基礎,就會聽聽聽,覺得他也對,就很容易受騙而走到錯誤的路上。所以第一點,我們一定要在真理上有好的根基,在堶惘酗@個鑑別的能力,好叫人對我們說甚麼,我們都在堶惘酗@個揣摩,到底合不合聖經基本的啟示,這是很重要的。不過不是太容易,所以弟兄姊妹都得要追求主,也得追求認識真理。


2、生命的表白

第二、若是這位弟兄,他所講的真是出於主,真是出於主的一個行動,那一定會在生命上有一個印證和表白。在真理上對了,在生命上也是正確的,那才是真實的。如果生命情形不對了,雖然他講的天花亂墜,你也知道他講的有問題。

j、所講與所活是一致的

怎麼知道他在生命上對不對呢?生命上對不對有兩個點,作參考。其一、他所講的,和他所活出來的生活,是不是一致的。如果一個人講的很高、很好,可是他的生活很爛、很糟糕,你就必須打一個問號。他的帶領我們恐怕不能夠跟,因為他的生活不對。如果是出乎生命的,他的生活一定跟他講的是符合的。從這堣]可以看出來,這個弟兄的帶領可以跟還是不可以跟。


k、擺出來的都是積極的

其二、凡是出乎生命的,他所擺出來的,都是積極的。每一次主的恢復都是積極的、正面的。比方說馬丁路德,他看見因信稱義,他就把這一個高舉起來,說人得救不是因著行為,乃是因著相信-信主就能得救。他因此受到天主教很大的逼迫。但是他一直說這是神的話,這是神的啟示,這是神的恩典。他所擺出來的都是正面的。他一直為著神的真理和神的救恩來作見證,這就對了。若是他所作的、所帶領的,多半是消極的,那你就要知道那個東西有問題,因為他著重的是在消極的,而不是重在積極的。

一九六幾年那些風波堶悸漱H,後來他們分開了,有分開的聚會。他們分開了以後,聚會都講甚麼啊?差不多都是講:李弟兄多麼墮落;然後說,教會多麼荒涼;神的榮耀離開教會了,差不多都是講這一個。講來講去,私下也講、聚會也講,差不多都是罵李弟兄、罵召會,天天就是搞這些。很希奇啊!到後來想罵的都罵了,所有的資料也都說了,直到不能再說了,才說,我們現在還是追求主吧!但想到要追求主了,他們就發現主不見、靈也不見了。因為落在是非堶情A那是死亡的東西。你泡到是非堶悼h,到最後這個是非的東西進到你堶情A你跟生命就隔離了,這個東西很危險啊。


(二)魔鬼試誘三步驟

我有一次說到創世記第三章,魔鬼引誘夏娃和亞當吃知識善惡樹的果子,第一,是叫你的眼睛看那個東西,然後你就喜歡,覺得那個東西很好,又能給你有智慧,結果手就去摘了,最後就吃了。我說召會堶掖Q消極所侵襲、所殘害的,也差不多是這三個步驟。第一、好奇去看那個東西;第二、手去摸那個東西;第三、吃那個東西,一吃就吐不出來了。有人說男生的喉結英文叫作「亞當的蘋果」,就是吃下去到了喉嚨,吞不下去也吐不出來了。所以當他看的時候,快快把他拉一拉,還來得及。手去摸的時候,就很危險了。若是擺在嘴埵Y了,幾乎很難救了。所以我們作牧人的,要注意我們的小羊。人最喜歡「是非」這個東西。

(三)認識人的軟弱 - 喜歡「是非」、「傳言」

有一次我跟一個弟兄在一起,他是搞電器的,我們在召會堣@起作一件事務的事。一起作的時候他就說:「你知道嗎?李弟兄一天吃四隻雞耶!」,我那個時候也很笨,我就說:「那很好,李弟兄身體一定很好,那就能更多來帶領、服事我們。」,他這麼一聽,也沒有話說了,底下就不能講了。誰有本事,每天吃四隻雞?但是人竟然就拿這個東西講來講去。那個風波的時候人傳的話非常離譜,有各式各樣的。前幾天有個弟兄來看我,問我說:「你有沒有聽說現在安那翰的弟兄們發出通知,要美國甚麼地方的同工們,把他們的工作交出來?」我說:「那有這一回事啊?還有工作交出來?」別的事我不知道,我在工作埵P工這麼多年,我知道這個不光是不符合聖經,也不符合屬靈的原則。人很容易聽到傳言,傳一下,變成一個樣子,再傳一下,又變成一個樣子,傳幾下就不知道變成甚麼樣子了。有人說,以前的李師母過世了,李弟兄把珍珠、瑪瑙放在她的口堙A你有辦法去問李弟兄,或是把棺材打開看看嗎?人的耳朵就是喜歡聽這個東西,今天晚上,別的你可能忘記,這兩個比喻你不會忘記。你不知道那個時候這種消極的傳聞有多少,甚麼你想不到的都有。

是非、善惡的東西一進去了以後,人媕Y的靈就死了,等到要再回來也回不來了。我的意思是回到靈堙B回到主面前,單純的來愛主,但是回不來了。以前台中也分出去一個聚會,也有一個所謂的教會,在以前的練武路,真可惜,很多弟兄姊妹本來很愛主,後來就分了。分了以後有的人就通通不要李弟兄的書了,詩歌也不要了,另外編詩歌,把李弟兄的東西通通刪走,到底是跟李弟兄作對,還是跟神作對啊?神藉著李弟兄給我們那麼多寶貝的真理和詩歌。這好像我跟愛迪生作對,我就把所有的電燈拆掉了,那不是跟自己作對嗎?真是愚昧。


(四)生命不正確的情形

j、生活出狀況

不在生命堶悸漁伬唌A他的生活是另外一件事。照我所知道的在風波堙A離開主恢復的,好幾位很老練的同工,包括英語的同工,後來都跟太太離婚,在婚姻上出了問題,有了婚外情等等。他在生活上就出事了。

k充滿是非

不在生命堙A這個人就被是非充滿。你要了解,在這個情況堙A他不是出乎主的,你絕對是不能跟的,跟了你就絆跌,你就吃虧了。


l有野心

凡是產生風波的,多半的情形,幾乎都是堶惘陶奶腄C甚麼叫野心呢?我們不是要愛主嗎?我們不是把自己奉獻給主嗎?我們不是要好好作一個忠信的奴僕來服事主嗎?這個跟野心有甚麼關係呢?當你為主發熱心的時候,你堶掄蘌疇t一個企圖,要為自己得著地位、得著權柄、得著支配的情形,叫你得著高舉,叫你得著甚麼利益,這個東西摻雜進去,就叫作野心。主是要我們每個人都為祂活著,但是,當你不是為祂活的時候,你就要怎樣怎樣;主要我們否認自己,主要我們把魂生命放在死地,是主在我們身上為大。但是常常在風波堛漱H,你跟他接觸,就知道那個人堶惜漲b的那個東西,是要為自己得著甚麼。你摸著這個東西的時候,你就知道這其中大有問題,你不能跟。我講的這些點,弟兄姊妹一定要記住。


(五)、若不能分辨真假

我們不知道主來還有多少年,召會還要經過那些事。就像保羅說的,有些時候是外面有凶暴的豺狼來;有的是我們中間,有人會起來說悖謬的話。我們就要來學學,來辨明。

j、站遠一點,勿靠近

假如你辨別不了,碰到這樣的事,你最好稍微站遠一點,不要靠的那麼近,不要好奇,你不要去作革命先烈,拋頭顱、灑熱血,這一灑灑錯了,叫自己受虧損也叫別人受虧損。


k等主表白,讓時間顯明

站遠一點看看,在時間埵A等一等看看,出乎主的,主一定會表白、會證明,叫你覺得妥貼。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。作一個牧養的人,我們照顧年輕聖徒的時候,我們要替他們儆醒。用眼睛來看,有那一些出問題了,我們要保護弟兄姊妹們,讓他們不要受這些東西的侵害,不要因著這一些就絆跌了。有的時候小羊看見,那邊說這邊不對、這邊說那邊不對,罵過去罵過來,小羊就說算了算了,召會和世界好像也差不多,我何必來追求主?他被澆了冷水,就絆跌了,實在是很可惜。


l、好好禱告,求主保守

我們要好好禱告主,求主保守我們所照顧的人,也保守我們所在的召會。


(六)、造成風波之因素

以前李弟兄也說過,風波幾年一次啊?十年。我們也不能把這個當作預言,但是有一些根據。他是根據歷史發展的情形來看。我們根據人蒙恩之後的進展來看,也差不多類似。

j、知識的增加

因為一個人得救很強、很愛主、很熱心,這個時候他就追求主,他追求主最容易進步的就是知識,他讀聖經、屬靈書報、讀「1984」生命讀經。加上年輕,頭腦又快,一下都記得了,很快講起來就頭頭是道,所以知識是最快長進的。


k、恩賜的發展

第二、因著熱心,他忙著傳福音、忙著去看望,也忙著在聚會堸_來申言,所以恩賜也是很容易得著發展的。本來說話結結巴巴,膽子小,現在說起話來頭頭是道,恩賜就發展出來了。但是生命哪能那麼容易長進呢?


l、驕傲的產生

一個人知識增加了、恩賜增加了,他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,看自己就覺得很高、很大了,這個人就驕傲了。甚麼叫作驕傲?驕傲就是你給我這個地位,作小區負責,實在是委屈了我,我應該是大區負責,你簡直有眼無珠啊!他就想得著更高的地位。每一個驕傲的人都不滿意神、人或召會現在所給他的位置,他願意更高、願意更帶頭。但是好像環境不許可,所以他就要想辦法。想甚麼辦法我們不知道,有的去聯絡別人、有的用一點手腕,自己不講,叫弟兄姊妹們去跟長老講,說某弟兄這麼好,為甚麼不給他作大區負責啊?你問他的時候,他還說我沒有,我算不得甚麼…。人的手腕,世界的東西都可以拿來用,他要牢籠人,要把別人當作他的死黨。但是這種東西只能私下、暗地堥荍@,不敢公開的來作。所以當別人看他這樣有點不對,就說他,他就說:「沒有、沒有,我那有啊?」,他就撒謊了。所以凡是私下要搞甚麼東西,常常要遮掩自己,所以就有謊言。這些情況都表明,他媕Y出問題了。

小區負責搶著作大區負責,就是給他搶去,也不會帶來颱風的。但是如果有人要來作同工,要來作整個台灣的領頭人,那颱風差不多就要形成了。要作東南亞的照顧者,那颱風就要來了。就開始批評原來照顧的同工。他自己表面都不說,卻叫別人來說。世界那一套都來了,所以就出問題了。

第九頁

m、「十年」是個試驗要當心

李弟兄說,一個人得救追求差不多兩年,知識就會有一點樣子。有的人的確是長進的很快,兩年聖經也讀了幾遍了。福音書房出版的屬靈書報差不多讀了一半了。然後恩賜也有一點,再來兩年、四年,恩賜也像個樣子了。那時候他在事奉媕Y就佔了一席之地。差不多七、八年,他就想爬到更高的地位,再爬兩年就出事了,這樣差不多就十年了。


n、蒙保守的路 - 在生命上接受主的對付

所以弟兄姊妹你我要追求主,要基督增加,如果我們這個人不更多的被消殺、不更多的擺在死地、不更多的減退,光是基督增加、知識增加、恩賜增加,到後來是會出毛病的。只有在生命上接受主的對付,他才能夠蒙保守。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樣的,無論是誰,年長的比較好一點,因為怎麼讓你,你也知道太高的你的腿也爬不上去。年輕的人多捧他一下,這個東西(驕傲)就出來啦!眼睛就長高了。每一個人都一樣,沒有甚麼人例外。所以我們誇獎別人的確要小心,求主憐憫。

這些好像是講故事、講歷史,實在是滿嚴肅的,求主保守我們,叫召會不至於出來悖謬的人,也不進來凶暴的豺狼,叫我們這些牧人都能在積極方面帶弟兄姊妹、帶小羊長大。    

劉遂